裂变9-10集剧情详细介绍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03-13 来源:本站原创
分享到:
作者:李治廷

裂变分集剧情介绍 第九集

  陈姨告诉赵思琴日本人集结了大量兵力,想剿灭救国军以绝后患,让她回去联合古振堂,尽快做好抵抗准备。并鼓励她一定要撑下去。古振堂没想到日军会来的这么快,众人顿时没了主意。古振堂则显示出大将风度,首先让大家沉住气,认为大敌当前,士气第一,首战必胜,不能硬拼,主张避敌之长,击敌之短,利用自己熟悉地形的优势,实行伏击,赵思琴非常同意古振堂的主意,对他的魄力非常佩服。但当务之急是没有设备,无法与小鬼子抗衡,董海文推开门说我们有炸药,质问为什么不让他参加会议,古振堂坦率的告诉他,因为信不过他,跟着刘金坤跑后又突然跑回来要一起打鬼子,要给他一个理由,董海文说他要为父亲报仇,但大家还是没有人相信他,最后赵思琴让他跟着自己的队伍在九凤岭。

  小滕俊办公室内,小滕俊跟黑木等人围坐在一起研究,小滕横一说要直接攻占高地九凤岭!

  古小凤来到董海文的房间,拿着两瓶硫酸和硝酸走过来,好奇的问他要这么弄,董海文告诉她要在那一片都埋上炸药包,并告诉她如何利用浓硫酸和弄硝酸引爆炸药,听得古小凤摸不着头脑,董海文嘲笑她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古小凤说要是没把握,这时掉脑袋的,一句话气得董海文指着古小凤:我这回要炸成了你把炸弹给我吃下去!古小凤扬起头:吃就吃!

  董海文认真做炸弹却周围人谁也不看好,只有孙管家在旁边帮忙,古小凤在旁边冷嘲热讽:可别帮他,小心把自己给炸喽!孙管家当做没听到,默默地帮着董海文,成了他最大的支持。

  董海文告诉孙管家,洗清他和他父亲头上汉奸的罪名,只能靠他自己。古小凤听到这话被打动了,又给董海文找来了许多炸药。看着他认真熟练的操作,古小凤开着玩笑:看你那样子,没准你真像你说的是一声雷呢!董海文:信不信由你。古小凤笑,算了吧,一声雷是真正的血性男儿,是大英雄。你是啥,是狗熊!董海文不服:是英雄是狗熊咱们战场上见。

  仗打起来了,战况却发生巨变,原来认为鬼子必攻的古振堂的大营不是主攻阵地,段江龙守的小山包也只是挨了几发炮弹,而赵思琴、董海文、许平三坚守的高地却变成了一片火海,鬼子为了抢占制高点投下重兵。这个阵势一看就明:制高点一旦攻破,整个战局将发生逆转!

  小滕横一命令小滕俊、黑木的队伍做预备队,自己带队骄横地冲上来。看着日军即将突破董海文的阵地,古小凤急得直跳脚。赵思琴原计划居高临下偷袭鬼子背后,如今却成了主战场。许平三看着山下攻来的黑压压的鬼子,向脸色煞白的董海文喊着:你不说你有办法吗?赵思琴鼓励的眼神使董海文镇定下来,之前古小凤的嘲笑,不绝于耳的“汉奸”的喊声,父亲的死一幕幕在眼前闪现,董海文静静地看着前方,只等着日本人钻进他的圈套。

  此时古振堂举着枪,不顾一切地带队增援过来,从后面向鬼子发动攻击,正好把鬼子赶进山脚下,只见董海文一挥手,上千斤炸药几乎同时炸响,一面山一样的石头向鬼子砸去,鬼子立刻死伤大半。看着自己第一次成功的大型爆破,董海文激动的忘了这是战场,忘了鬼子就在前面,忘了以前所有的冤仇和委屈,一个人冲到埋下的炸药附近,又是一挥手,又是一阵疯狂的爆炸,董海文几近疯狂地看着这一切,仰天欢呼。赵思琴看着疯狂的董海文都愣住了,古小风心里却升起几分莫名的赞许和认同。

  救国军士气大振,几路人马合击,全歼鬼子。小滕横一从一片死尸中站起来,失败的耻辱使他震怒,他满脸是血疯狂地举着战刀。古小凤止住围上来的战士看着董海文,将刀递给他。董海文紧张地手直发抖,古小凤坚定地看着他,她提醒董海文自己曾经说过什么话,看你到底是英雄还是狗熊。董海文还是不敢劈下去。古小凤大喊:是男人就给我把刀举起来!古小凤的话还没落口,小滕横一却嚎叫着举刀扑上来——古小凤一枪击中小滕横一的战刀,刀砍偏的瞬间,没有退路的董海文咬牙一刀劈了这个恶魔,自己的刀却掉在了地下。

  此时小滕俊、黑木带队增援过来,小滕俊看到自己哥哥的尸体怒火冲天,带队疯狂进攻。面对强大的日军,救国军再一次陷入了绝境。关键时刻山头响起冲锋号,漫山遍野的新四军东江支队的战士杀过来,救国军转危为安,古振堂等人看着红旗漫卷,杀声震天的场面都惊呆了。

  火龙沟一片欢庆,董海文糊里糊涂地成了救国军的英雄,被众人抬起来扔上扔下。看着大家都把董海文当成英雄,满身硝烟的许平三感到莫名的失落。可就在这最辉煌的时刻,董海文却晕了,小滕横一死前的面目在他眼前不断闪现,他的眼睛渐渐变花,周围的声音越来越小,他一头栽倒在地!古小凤上前对董海文:喂,起来啊,大英雄。董海文没动静,古小凤将他翻过来发现他真晕倒了,骂了一句:没出息,狗熊。却帮忙将他抬进屋。

裂变分集剧情介绍 第十集

  最困难的时候过去了,救国军内部却起了纷争。段江龙按照过去胡子分赃的规矩争夺战利品小滕横一的战刀,几乎和许平三刀兵相见。古振堂出面平息了事态,赵思琴趁机对古振堂提出,鸟无头不飞,抗战没有组织就是乌合之众,最终会被日寇各个击破。接着警告他,你知道这仗杀死的那个大佐是谁吗,那是小滕俊的哥哥,咱们这次侥幸胜利是利用敌人的骄横轻敌,小滕俊马上就会凶狠的反扑过来,那将是真正的血流成河!赵思琴提醒这一带新四军的实力很大,孤军奋战是十分危险的。再次提出归属新四军的问题。

  古小凤还在和赵思琴别着劲,嚷着说要是投共产党,还不如上山当山大王。段江龙逗笑说,你当山大王,谁给你当压寨男人啊?古小凤大声地说,我这辈子就嫁一个人——“一声雷”!所有人都笑了。当场古振堂就说出董海文就是一声雷,古小凤说什么也不信,后来连赵思琴和许平三都证实以后,古小凤傻了,红着脸跑出了大厅。

  小滕俊办公室内,松田痛斥小滕俊说皇军此次作战损失惨重,池田特种分队全部玉碎,横一君战死沙场,这简直是皇军的奇耻大辱!要将小滕俊遣送回国,小滕俊说不愿这样回去,无法面对自己的家族,要为自己的哥哥报仇,请求松田给他最后一次机会,铲平大尧山替哥哥报仇,用战刀挽回打日本帝国的荣誉和尊严。为表决心,他带松田到院子里,举起军刀向一个藏有活人的稻草人砍过去,顿时鲜血直流,松田满意的看着这一切,答应了小滕俊的请求,并给他空中支援和一个连对的步兵。小滕俊答应松田如果失败就切腹自裁,不幸这一切都被惠子看在眼里,惠子看着父亲的凶狠的眼神痛心疾首。

  小滕俊把哥哥的灵位摆在前堂,对独立团和对董海文的恨使他心灵扭曲。他抽出战刀第一次不断地擦拭。小滕惠子又一次提起董海文,小滕俊大怒,说董海文已经不是你的什么大哥哥,而是我们家族的敌人,是帝国的敌人!我要彻底征服所有支那人,杀光他们!

  古振堂请来贾运明面对眼下的局势又摇了一卦,贾说你的福星在西面,队伍西进,加入国军才能成大事。可古振堂说这次我不听你的,我的家业根基都在这里,谁也别想叫我离开火龙沟!想到队伍的涣散、日军的强大和新四军的救援,最后他决定,编入新四军,但提出要独立编制。他对赵思琴说,共产党和新四军对我都没什么吸引力,但你的话在我心中分量很重,今天打开天窗说亮话,老方的纱巾,你,你想永远戴着吗?赵思琴坚定地点点头,她说在我的心中,没有任何人可以取代老方的位置,他像一座雕像永恒在我的心里。古振堂坚决地看着赵思琴:我要向你心里那个牢笼宣战,我不相信一个活人战胜不了一个死人!古振堂的目光带着毋庸置疑的镇定,赵思琴心中一惊,这种神情,老方也曾经有过,那是在他每次谈到未来的时候。

  很快上级的任命书也下来了,将起义队伍命名为新四军铜江独立团,古振堂任团长,赵思琴任政委,许平三任副团长,董海文任参谋长,段江龙、古小凤跟韩风分别任各营营长。令古振堂欣喜的是,新四军首长特批了一批三八大盖和轻机枪以及弹药等装备武装独立团。赵思琴笑着说,这批弹药里,也有你的功绩,不管是谁,对抗日做出的贡献,党和人民都是不会忘记的。

  会后古振堂向赵思琴说,你的目的达到了,咱现在在一个马勺子里吃饭了。赵思琴说,组织上你加入新四军,可思想上你还在门外,而完成思想上的转变,成为一个真正的革命者,你还有很多路要走,甚至要经受严峻的考验。赵思琴知道自己说的一切,都是老方过去对自己说过的话,心中自然而然地升起一股神圣和庄严。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