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宫女性饥渴找太监泄欲?古代假阳具什么鬼?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03-13 来源:本站原创
分享到:
作者:孔燕松
古代宫女性饥渴找太监泄欲?古代假阳具什么鬼?我们都知道,在古代,由于封建制度的盛行,大多数在宫中工作的太监和宫女都是没有地位的,也是不能结婚的。那么问题就来了,那宫女和太监性饥渴是找什么来泄欲呢?据史料记载,宫女性饥渴时通常都会找太监来慰藉自己,那太监又是如何慰藉宫女的呢?好刺激。

上阳人,苦最多。少亦苦,老亦苦,少苦老苦两如何?君不见,昔时吕向美人赋,又不见,今日上阳白发歌!这首唐代著名诗人白居易的长诗《上阳白发人》,对宫女闭锁深宫、青春流逝的怨恨与无奈的描写可谓是淋漓尽致。

这位宫女十六岁入宫,正是“脸似芙蓉胸似玉”的豆蔻年华,然而年至六十仍独宿空房,人老珠黄,“外人不见见应笑”,“少苦老苦两如何?”

宫女,古代帝王制度下的产物。古代女子只要成为宫女,一进宫门深如海,要想回头难上难。在古代皇宫内院,一个皇帝坐拥三千佳丽,而为他们服务、供他们役使的宫女更是难以计数。而这些宫女进宫时大都情窦初开,正是女子怀春的大好年华,对性生活有着强烈的渴求。如明杂剧《长生殿》中有描写宫女与太监偷看唐玄宗与杨贵妃同浴的“窥浴”一出戏。

两名宫女正偷看唐玄宗与杨贵妃脱衣共浴,一名太监上前调笑道:“两位姐姐看得高兴啊,也等让我们看看。”宫女道:“我们侍候娘娘洗浴,有甚高兴?”太监笑说:“只怕不是侍候娘娘,还在那里偷看万岁爷哩!”如果说这一段对白还较为隐晦的话,而接下来的一段唱词就更为直白了:“自小生来貌天然,花面;宫娥殿里我为光,归殿;每逢小监在阶前,相缠;伸手摸他裤儿边,不见。”

由此可见,处于深宫的宫女的性饥渴已经到了十分强烈的地步。那么,她们是如何解决这难耐的性饥渴的呢?

太监是重要性伙伴

据有关史料记载,这些深宫中遭到性压抑而孤独寂寞的如花似玉的宫女解决性饥渴最主要的途径就是找太监相互慰藉,相互娱悦,因此太监也就成了她们重要的性伙伴。

宫女们衣食菲薄,住所简陋,且终日服役,既不能与父母相见,又没有知心人儿排解心中郁闷,与性饥渴的宦官结为伙伴,相互慰藉,相互娱悦,既在情理之中,也是最好的选择。

说起来,太监不过是去势的阉人一个,他们又是怎么能满足宫女的性饥渴呢?当然,太监是不可能满足宫女正常的性生活的,因而其性饥渴的满足方式必然是畸形的乃至是病态的,然而究其根本,也不过是通过视觉与触觉的刺激来满足心理、生理上的需要而已。据清代文人的笔记《浪迹丛谈》记载:“阉人近女,每喜手抚口啮,紧张移时,至汗出即止。盖性欲至此已发泄净尽,亦变态也。”清人查慎行在《人海记》中也记载:明末崇祯皇帝的宠妃田贵妃利用宦官与宫女淫戏之事,以挑拨崇祯帝与周皇后的关系。某一日,田贵妃故意让宫女抬轿去见崇祯皇帝。

崇祯见是宫女抬轿,而不是如往常一样由宦官抬轿,感到非常奇怪。田贵妃趁机进谗言说:“宦官们恣肆无状,尤其是周皇后宫中的小太监狎宫婢,故远之耳。”崇祯本是生性多疑之人,立即下令搜查周皇后居住的坤宁宫,果然查获了宦官使用的多种狎具,周皇后气得当场吐血。此刻有个老宫人提醒崇祯:“田妃宫中独无对儿乎?亦可搜也。”崇祯一不做二不休,果然也搜出了一批狎具。

历史上宫女找太监满足性欲、解决性饥渴最成功的例子莫过于明朝天启年间的宫女客氏与大太监魏忠贤的孽恋情缘。客氏是定兴人侯二的妻子,十八岁时入选进宫,成为后来的明熹宗朱由校的乳母。朱由校即位后奉客氏为奉圣夫人。尽管地位尊贵,但解决不了性欲旺盛的客氏的寂寞孤独。

于是,她把目光投向了太监阵容。她先和宦官首领魏朝交好,后来听说魏忠贤的性能力比魏朝强,便转向魏忠贤求欢。二魏成为情敌,魏忠贤本来拜在魏朝名下,魏朝当然受不了,于是二魏在乾清宫暖阁竟为了客氏而使性殴斗,一时惊醒了正在酣睡的朱由校。

朱由校问明情况,不仅没有生气,反而令二人听凭客氏决断。客氏倾向于魏忠贤,朱由校便把魏忠贤判给了客氏,而魏朝则被发落到宫外,在苑囿当差。客氏和魏忠贤求欢火热,奸情甚浓。魏忠贤在客氏的帮助下,很快升为司礼监秉笔太监,一时权倾后宫。

在明、清两朝,通常由敬事房太监负责皇帝的性生活。每当皇帝吃完晚饭,执役太监便托一银盘进呈皇帝,上面有嫔妃的“绿头牌”,供皇帝挑选当夜侍寝嫔妃。在这一过程中,宦官可能对皇帝施加影响,如“某妃近来身体欠佳”、“某妃近来容光焕发”如此等等,都是意味深长的变相建议。在皇帝举棋不定的前提下,这些建议往往会起到决定性的作用。所以,嫔妃们不仅不愿得罪太监,有时还反过来会迎合太监,以至让身边的宫女与有身份的太监保持亲密关系。

宫女无夫,而太监无妻,宫女与太监由此而结成临时伴侣,以慰深宫之寂寞,这种关系称为“对食”。对食最早见于汉代,从这一称呼本身来分析,可能是宫女与太监在一起吃饭,还不含有共寝之意。

隋唐五代时期的《宫词》有这样的诗句:“莫怪宫人夸对食,尚衣多半状元郎。”这大致反映出此时宫中也有对食的现象。到了明代,宫女与太监因相互抚慰而结为对食的情形已相当普遍,甚至于一个宫女入宫很久而无对食,会遭同伴取笑为“弃物”。

一旦宫女与太监两情相悦,还有热心而甘当媒妁的人为之撮合。究其缘由,则在于深宫之中宫女很少有机会被皇上临幸,而低层太监又无力娶妻纳妾,宫女与太监便只有自己寻求性安慰、解决性饥渴了。所谓“宫掖之中,怨旷无聊,解馋止渴,出此下策耳。”

在古代皇宫中,一旦结为“对食”的宫女与太监,大都要在花前月下彼此盟誓,终生彼此相爱,不再与别人发生感情。太监如果发现他所爱的宫女移情别恋,往往是万分痛苦,难以自拔。明朝万历年间,郑贵妃宫中的宫女吴氏,曾和太监宋保相爱,后来又移情于太监张进朝。宋保不胜愤怒,终至万念俱灰,出宫削发为僧,一去不返。宫中的太监们对宋保的评价极高。

如吴氏移情别恋的情形在明宫中较为少见,宫女和太监一旦结为“对食”后往往大多都能终身相守,并且彼此都以守节相尚。如果其中一方死去,另一方则终身不再选配。据《万历野获编》记载,在一些寺庙之中,还立有宫中太监奉祀的已亡宫女的牌位。牌位上都写有宫女的姓名。每逢这名宫女的忌日,与其结为“对食”的太监还会前来致祭,其悲伤号恸,情逾寻常夫妻。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